1. <dl id='voh9z'></dl>

      <span id='voh9z'></span>

      <code id='voh9z'><strong id='voh9z'></strong></code>

      <i id='voh9z'><div id='voh9z'><ins id='voh9z'></ins></div></i><fieldset id='voh9z'></fieldset>

      <acronym id='voh9z'><em id='voh9z'></em><td id='voh9z'><div id='voh9z'></div></td></acronym><address id='voh9z'><big id='voh9z'><big id='voh9z'></big><legend id='voh9z'></legend></big></address>

        <i id='voh9z'></i>
        1. <tr id='voh9z'><strong id='voh9z'></strong><small id='voh9z'></small><button id='voh9z'></button><li id='voh9z'><noscript id='voh9z'><big id='voh9z'></big><dt id='voh9z'></dt></noscript></li></tr><ol id='voh9z'><table id='voh9z'><blockquote id='voh9z'><tbody id='voh9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oh9z'></u><kbd id='voh9z'><kbd id='voh9z'></kbd></kbd>
        2. <ins id='voh9z'></ins>
        3. 深度影評丨《美國夫人》在哪裡可以看?好看嗎

          • 时间:
          • 浏览:38

          如果觀看《美國夫人》,就首先要瞭解《平等權利修正案》(EqualRights Amendment,簡稱ERA)。這一修正案旨在保障所有美國公民享有平等的合法權利,不分性別(男女兩性),試圖解決男女在離婚、財產、就業和其他事項方面的法律區別。簡單來說就是從根本上禁止性別歧視。

          這部在1921年提出並隨著20世紀60年代第二波女權主義的興起後,得到瞭越來越多的跨黨派支持,並且被美國國會眾議院議員瑪撒·格裡菲思(D·密歇根)在1971年重新提出後,於10月12日被美國眾議院批準的修正案就是本劇故事開始的時代大環境。

          而我們的《美國夫人》第一主角由“大魔王”凱特·佈蘭切特飾演的保守派社會運動傢菲利絲·施拉夫利則是堅定地反對這一修正案的代表人物,也可以稱之為美國反女權運動的女性先鋒。

          施拉夫利 1924 年出生於密蘇裡州聖路易斯市的一個天主教傢庭。中學時她就讀於當地的一所天主教會女子學校,1944 年大學畢業,一年後獲得“政府”專業碩士學位。1949 年,她嫁給伊利諾伊州一個富有且虔誠的天主教徒律師。他們婚後撫養瞭 6 個孩子,其中 4 個男孩,兩個女孩。1978 年,斯加拉弗利在華盛頓大學獲得法學學位。

          單看其前半生的生平,不難看出施拉夫利接受過高等教育,屬於保守派傢庭。而作為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其在政治上也有不小的野心。早在1950年冷戰時期她就開始瞭自己的政治生涯,並以“美國革命女兒”國防主席的身份在全國多次演講。雖然經歷過1952年和1970年兩次國會議員參選失敗,但其1956 年到 1964 年仍擔任瞭伊利諾伊州“共和黨女性聯盟”主席一職,且於 1963 年當選為聖路易斯市“傑出女性”。

          除瞭在反女權運動領域的突出貢獻,施拉夫利也在美國國防領域深有影響。其1960~1970年間出版瞭5本關於控告包括時任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等在內的美國“掘墓人”與蘇聯在軍需武器問題上的談判腐蝕瞭美國國防系統的書籍,也引起許多自由派、溫和派,甚至保守派的不滿。

          而本劇關於施拉夫利的故事則以以上內容為基礎,聚焦於1970年其第二次國會議員參選失敗後的時間段上。

          當時的施拉夫利已經因為1964 年出版的關於描述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之歷史的著作《一個選擇,而不是回聲》在全美一舉聞名。該書批評共和黨中一些人欺騙瞭廣大“草根”民眾,鼎力支持參議員 Barry Goldwater 的保守觀點在當時甚為暢銷,甚至為 Goldwater 成功被共和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起到瞭相當大的作用。此後,雖然她在1967 年“全國共和黨女性聯盟”主席一職的競選中失敗,但卻創辦瞭以其姓名命名的月刊《菲利絲·施拉夫利報告》,吸引瞭全國大量極端保守的女性讀者。

          正是因為這些大量極端保守女性讀者的擁護,讓施拉夫利在70年代將自己的政治目標由競選國會參議員轉戰於反對ERA後有瞭強大的擁護群體——她們多為中產及草根階級已婚婦女。雖然ERA明確規定“全美所有男女都將擁有平等權,全國任何地方都將受此法律約束”,以達到消除當時美國婦女在各個方面受到的歧視,消除法律上的性別歸類讓男女在各個領域享受平等權利。

          但是,由於此修正案提出取消性別差別,並主張男女在各個方面公平競爭,這就意味著美國大多數州已有的旨在保護婦女權利和權益的法律,如《女工最低工資法》《女工最長工作時間法》和《女工體力勞動工作法》等自然失去效力。因此自提出以來就存在著大量的反對者,也在本片的故事發生前無數次被推翻。

          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的黑人民權運動再次給此修正案推廣帶來瞭新的契機,並在婦女運動積極分子再次將ERA提交國會,並於 1971年和 1972 年分別在參、眾兩院通過。羅絲·伯恩在本片中扮演的ERA激進派就是隨著這一修正案的通過在本劇首集結尾處閃亮登場。

          瞭解瞭上述時代環境和人物背景,隨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第一樂章作為BGM讓我們開始觀看《美國夫人》。

          片頭以復古的動畫形式向觀眾們精準的展示瞭ERA與反ERA的眾多核心沖突交鋒——穿上褲子出門工作還是穿著裙子在傢做傢務?這是個問題。

          隨著年代感濃鬱的畫面,故事開始於在第二次國會議員參選失敗菲利絲·施拉夫利的政治野心再度受挫之後,她仍舊寄希望於丈夫的支持期待可以獲得資金進行再次的參選。但面對政界男人們的嘲諷與不屑和丈夫終於按奈不住的不滿,菲利絲·施拉夫利明白這將是一條難以實現成功的道路。

          與此同時美國的女權運動正在風頭浪尖,菲利絲·施拉夫利在前往華盛頓時,從原本和傢鄉婦女們閑聊ERA的弊端到親眼見證ERA運動如何進行的如火如荼後,決定正式扭轉瞭自己施展拳腳抱負的陣營,也順便借此要挾丈夫答應將自己生活拮據的母親接來同住的要求。

          我們在首集的一開始就不難看出菲利絲·施拉夫利對於女性玩物化的不滿和疲累。當她作為六個孩子的母親仍保持著完美的身材,光鮮亮麗的穿著泳裝對著臺下的男人們和鏡頭展露笑容,轉身卻是滿臉的無奈和不屑時;當她風塵仆仆的從華盛頓趕回傢卻在明確自己“很累”並不想行房事,卻仍舊心有不甘的為丈夫張開雙腿時。這些細節無疑都在暗示著菲利絲·施拉夫利心中關於“女權覺醒”部分的壓抑。

          她一邊呼籲女性一定要工作,安慰著自己一直未婚未育的親友這隻不過是你的選擇卻又一邊反對著ERA推廣絕對平權後女性也需要面臨參軍;一邊為女人喝酒再也不用通過丈夫的同意感到高興又一邊擔憂女性可能失去男人的保護;甚至因為秘書喚出自己的本名而忘記冠以夫姓提出異議——這種極為矛盾的特性在首集中表現的極尤其突出。

          雖然隻播出瞭一集,但歷史信息量巨大的首集足以看出本劇是以菲利絲·施拉夫利的保守思想為切入點講述瞭其帶領的一系列運動對共和黨的政策產生的深遠影響,而其內核則在探討平等女權主義和差異女權主義之間的巨大爭議(即男女絕對平權和強調男女生理差異)。相信隨著這部9集迷你劇的完整觀看,也會讓觀眾更深層次的跟隨這位“美國夫人”管中窺豹瞭解美國在上世紀後期的社會文化發展的人文脈絡。

          各位看官也可以借此評判自己究竟是真正的“平權主義者”還是“差異女權主義者”。

          真正的平權主義者是要求“男女在同樣付出的前提下得到同樣的回報”,通俗一點說就是女人可以上戰場打仗,男人也可以在傢做傢務帶孩子而絕非性別特權化。除此之外,種族平權及同性戀合法化也是ERA的重點。

          也正是因為對這種絕對平權觀念造成瞭以菲利絲·施拉夫利為代表的反ERA保守勢力民眾的大批湧現。她們認為女性因為生育而必須享有某些特權,將女性直接定位於需要被保護的弱勢群體,作為天主教反對同性戀的自由性向選擇更在骨子裡嘲諷選擇未婚未育的女性為失敗者……“香蕉姐”莎拉·保羅森的角色便是其中的一員。

          回首這段歷史,在菲利絲·施拉夫利的帶領下大批以中下層階級和福音派信徒為主體的各派右翼保守勢力團結起來,對ERA進行瞭猛烈的攻擊。並最終使得這一婦女解放運動因為在1979年,後被延遲至1982年的有效期截止之前未能獲得使之生效所必需的 3 /4 州的批準而失效——美國女權主義者半個多世紀的努力也隨之化為烏有。

          對於至今仍舊活躍於美國反女權領域和政壇的菲利絲·施拉夫利的是非功過也取決於你的自我立場來評說。而本劇隻是做為一個經過戲劇化改編的故事帶你瞭解這段歷史,如果可能或許也能讓你照照心靈的鏡子,更清楚自己根本的歸屬。

          伴隨著女權激進派們一邊慶祝著兩院通過ERA並咒罵著菲利絲·施拉夫利時響起的《Make Your Own Kind of Music》的歌曲“沒有人告訴你,隻有一首歌值得吟唱。他們也許嘗試過告訴你,因為這會使他們顯得高高在上……但你一定要創作特別的音樂,吟唱自己的歌。做屬於你自己的音樂,即使無人同你合唱……”首集落下帷幕。

          罪人還是聖人?進步還是迂腐?這段女權史上的極左極右派的鬥爭在我們早已知道歷史結局的前提下將如何繼續呈現?帶著武裝後的頭腦繼續跟隨這群優秀的演員繼續品讀吧!